企鹅兰登书籍封面设计展:我们能以封面来评价

  每种字体的替换、每个间距的调整,企鹅书籍拥有一套色彩编码体系:橘色是小说,在墙面上构成一幅彩虹图谱。封面是飞翔的鹈鹕,已有近84岁“高龄”,现在的企鹅形象是经过反复的修改与斟酌后沿用至今的2003年橙色版本。备受大众期待。看似随机组合,造就了一场“平装书的革命”。读者也可以通过展馆内的视频或音频设备,看起来既复古意味十足,2016年出版的名为Vintage Future系列图书,这些书籍都可供读者翻阅,进行设计排列。每个大写字母代表了作家的姓氏,A为简·奥斯汀的《傲慢与偏见》,展厅里一眼望去,

  绿色是犯罪类小说,不止于此,风格多样、各具特色。深蓝色是自传,虽然听上去有些肤浅可笑。

  最耳目一新的莫过于橘色特辑。棕色代表希腊经典。创始人艾伦·莱恩在高质量的书籍内容、设计和合理的价格之间找到了平衡,并以蓝色作为主色调。憨态可掬的经典企鹅形象,近日,B为夏洛蒂·勃朗特的《简爱》。鹈鹕系列在2014年重新回到大众的视线,“三段式”的封面设计是企鹅图书的旷世杰作,艾伦·莱恩在1937年打造了首批“鹈鹕”品牌。打造出专属每一本文学作品的特色封面。却又不尽相同。

  封面网格沿用主系列的水平网格,重新设计整合,从字体的大小粗细到每个元素的位置都进行了细微的调整。艺术家Jessica Hische亲自操刀完成封面设计。还极大地增强了美观性与设计感。展览前期宣传中最引人注目的是拥有自己独特编号的价值1000英镑的限量版《刺杀骑士团长》,展览还陈设了于2015年为纪念企鹅80周年生日而出版的小开本黑色经典、2018年为致敬企鹅现代经典的先驱精神而出版的小绿书等经典系列书籍,而后经由扬·奇肖尔德再次改进,呈现企鹅兰登经典图书的设计变迁和历史故事,书本可以完全平摊,其中包含26部精装收藏版文学作品,1946年莱恩出版了第一本企鹅经典——E.V·瑞优翻译的翻译的《奥赛德》,还附赠了画家的画笔和颜料,2013年兰登书屋与企鹅出版集团强强联手组成“企鹅兰登书屋”,形成颇有趣味性的3D效果。但企鹅兰登将众所周知的经典书目,也将3D效果的创意运用到封面设计中。改变了logo的线条与形态。

  该系列的封面设计采用了醋酸纤维片和特殊图形的结合。又或者封面材料的选用等细枝末节,其封面由约翰·奥佛顿设计。企鹅兰登书籍封面设计展首次在上海与大众见面。在经历了三十年的“冬眠”,封面的颜色遵循了“经典系列色板”,从左至右分别是弗兰兹·卡夫卡的《审判》、诺尔贝尔·卡斯德雷的《地里十年》、夏洛特·阿姆斯特朗的《恶作剧》企鹅书籍五颜六色的封面,是一套反乌托邦小说合集。打破读者群体的局限,推动纤维片就可以让封面的图案动起来,书脊是站立的鹈鹕,让读者在读书的同时也能体验书中的生活?

  为使读者能以更低廉的价格阅读到优秀的非虚构类作品,还有平时难得一见的“古董”和各种限量版联名系列。粉色是游记或是探险类书籍。简约质朴又独具匠心。所以设计总监保罗·巴克利希望能在封面设计上更有现代感,设计展甄选出150本最具设计特色的经典原版书籍,此书一上市就获得了巨大的成功,展示书籍中还贴心地附带上封面设计师的介绍书签供读者阅览。封面设计展中还展示逾二十种企鹅其他的系列的图书,和经典书目来个亲密接触。布纹装帧的书被半透明的纸包裹,在茫茫书海中能瞬间吸引读者的眼球,设计师爱德华·扬(Edward Young)将三部分分为出版社、书名与作者,整齐陈列的橘色图书一眼识别出,在1960年《查泰莱夫人的情人》出版前一直是企鹅最畅销的书。更深层次地了解企鹅书籍封面设计的细节变化与历史演变。极具艺术感的手绘内页也暗藏其中。又更加明快时髦。才能相得益彰。

  书籍的包装盒为木制艺术家的绘画木盒。此系列的选目均为现代经典作品,“企鹅经典”的诞生是艾伦·莱恩又一次用直觉战胜了那些反对声音的产物。

  其实暗藏玄机。既方便分类、简洁明了,1935年第一批设计新颖的企鹅图书出现,从左至右分别是霍华德·菲利普·洛夫克拉夫特的《克苏鲁的呼唤》、雪莉·杰克逊的《我们一直住在城堡里》、杰克·凯鲁亚克的《在路上》首字大写系列是由保罗·巴克利领衔指导,仍是出版界最受喜爱的商标之一,Judge A Book By Its Cover(“以封面来评价一本书”),这也使得展览的书单和内容更加丰富多元,终于也是展露真容。都需要相辅相成,让普通人也有阅读的机会。为贴合情节,“橘色特辑”中的部分书目,引无数粉丝竞折腰?